2007年8月29日 星期三

無思則筆鈍

在自己慣用的瀏覽器上加上了一些需要的資料來源。

反正該大報有提供RSS,家裡也總是訂閱他們報紙,二十年來未曾改變。

也許就是這樣,自小提供了一個合理的閱讀環境,因此才會這麼喜歡寫東西。

儘管這幾年來已經深深明白小時候某部份的志向正在毀滅中,

也曾經天真地以為這可以持續下去,仍然比不上某種惰性使然。

讀書,變成漸漸遠去的事。



會唸中文,其實必須歸咎在我對數字並不是十分的敏感。

對我而言並無利害關係的數學原理亦不想讓它成為我的惡夢。

志向老早定了,但是惰性往往吃了一個人的志氣。

這幾年也因為方向不斷修正、變更,寫東西也不是那麼重要的事了。

我懷念起以前立志當文藝青年的決心,但是開始寫歌之後,可以表達的也全用歌來說了。

可是作品總有好壞之分,寫得好的也得編得好。

而我總是認為只要清晰地表達出我想表達的東西就夠了。



可這需要閱讀。

不獨獨只是藉閱讀來吸取筆法文字的精鍊。

也是增加自己見識來源的方式。

閱讀需要買書,不買的話,去圖書館借書也是挺方便的。

但未來去可信任的圖書館的機會少了,而眾多媒體又是巴不得天下大亂盡報導一些光怪陸離的事。

因此藉此機會把想加的資料來源都放進瀏覽器。

要看報,打開網路線就好了。



也是避免未來的日子裡,人無思緒不會想,反而讓記錄自己生活的部落格跟筆給鈍了。

多想多寫,才能多學習。

說不定,我未來又會開始寫一些很無趣、讓人看不懂的小說了。



對了,琮閔說我可以加一點酷索(KUSO)風,不要讓純文學那麼苦悶以及充斥語言暴力。



紅線第二部?那麼以前不敢想的事情,大概又要重新亂來一遍了吧?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