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9月28日 星期一

群山之中

假日休假時進了埔里處理些懸宕已久的事。
這裡並不是我的家,我在這裡唸了五年書。
卻習慣這裡緩慢的步調,跟東港一樣,一樣緩慢。
緩慢到像是我暫時停止成長,將時間凍結在埔里的時間。
不論我是在台中在屏東在哪裡都一樣。
對於這種平靜,像是終於不會盲目找尋一種目標。

回去時,以為搭上了國道六號的專車。
但其實仍是一如往常的路線,在每個端點運輸著帶有不同期待的人。
隧道一個接著一個地過,從大里回到群山之中。
在愛蘭打了電話給路路,跟他說我到了。
只是他要忙,我說沒關係,我自己去找球隊的人。
可是到了宏仁,卻沒半個人在。一問之下原來週六只練了半天。
我到的時候早已收攤回家,只剩我一個人在太陽底下。

轉而打給哲翰,讓吉他社的行程提早進行。
所以暫時到哲翰住處打混去,不外乎聽聽最近大家的動態、情況。
還有在msn上裝成哲翰偷偷地婊人。
不過沒人發現,這倒是讓我覺得我跟哲翰是這麼像嗎?
也許是氣味相投吧。

對於吉他社這個待了很久的地方,從以前的學長到現下被遺忘的人物。
這其中的轉折並不會令人感到遺憾...
我說:「有緣者得。」也許回去認識大家的時間點不對。
回家的回家,辦迎新辦迎新,只有子亘大概是被我們押著過去。
在132巷裡頭大家聊了很久,洋慧問中文系的事,其他臭男生說著棒球。
晚點再去夜市,新的夜市有了比較好的動線也變大了。
可埔里的步調仍然緩慢,緩慢到時間都不想走了。

晚點的Men's Talk也是不斷地惡搞兼胡鬧。
直到一點多才睡。
雖然本來還有很多話想說的,但再找個機會吧。

當我坐上車離開埔里,這次真的是搭上了國道六號專車了。
我們的高度很高,從上俯視,總覺得平日很多的煩惱都消失了。
回到大里,買了些東西。
我在房間內自我嚼食。
我仍然想念群山之中,還好現在很近。
在那可以暫時釋放反社會的人格。

PS: 收到的八卦太多太多了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