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6月7日 星期三

好安靜的陰天

工作運很好的一週

所有的事都撞在一起,包括未處理完的以及未處理的。

如果可以趁早盡快處理完,自己說不定就會變得比較開心點吧。



不過陰天難過歸難過,倒是不如思緒打結的可怕。

疲累,與時間到了之後就不再妄想些奇幻的模式

到底什麼才適合在無聊的暗瞑?

選擇說話....選擇愛的鼓勵



等等要上去做點事看點書

很安靜的現在與未來 希望會議可以快點開完再幫大家組織

然後讓自己的生活再次找回工作使命感



不然我在安靜的陰天實在不曉得自己要做些什麼好

沒人聊天,沒人丟水球。瞎混,那也不是我要的。

一個早上鬱悶的氣氛。



然後寫著稿子,就四點了。於是逃到另一個地方去。

沒有留言: